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茶语清心  > 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    2016-07-28  来源:  编辑:茶宝宝  点击数: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整个下午,雨来雨走,雨停雨下。直至太阳落山。除了我,古镇不同的客栈,在不同的角度,应该有不同的旅人,这么喝茶看书,任天变,人不变吧。

在古庭院落中,客栈四四方方的格局,让每一个在窗前发呆的人都能看见你在庭院中心倾倒出的金黄茶汤。早晨的沙溪阳光照的很洒脱,想必这是这个古镇的一贯风格,从院落里的植物可以看出,光合作用充足的情况下,植物们油绿的色彩更浓。我看的出神,遐想每个春分秋至的时刻,阳光的样子。窗前的旅人们也看的出神。我不知道他们会遐想何事?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只等他们看到我一人泡茶,并没有人同喝。还是准备了4个杯子。我来沙溪的目的自己也不太明确,因沙溪曾是茶马古道的一条线,我来找寻一种感觉,那些古道是不是会有茶的一些痕迹。

来到后,觉出沙溪最出色的是建筑,最历史的是石板古道,最诱人的是随性慵闲,便不刻意了。泡好茶、等被这盏茶吸引的旅人前来,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。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小镇的几条路,不够走一整天。出发之前就备了茶,带上比较喜爱的易武茶。

心想古镇的慢调应该只有易武的柔能相融合。午饭后,绕完仅有的两条石板小路走回客栈,穿过庭院,墙边的翠竹因正午的阳光更油绿色翠。真是喝茶好时候,暖阳茶香更易显出。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我住的是一个老宅改建带有日式庭院的小客栈。竹木结构的门和走廊,玻璃的隔断,暖暖的淡黄色,竹色的帆布躺椅前竹质的小圆桌。

便懒懒的窝进躺椅,大大的泡一壶易武,周围够安静,四周都是老宅、和百年松柏树,

远处自然是青葱翠绿的山,因为有了丝丝缕缕的山岚犹在,当我抬眼,会很醉于,自己此刻在山水画中。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易武的茶好在长闷不苦,还好在香气高汤感甜。几口喝下去,就着蜜香在口中的回韵,品书里细腻的文字。低头看书,不知翻过了几页,远处隐约听见惊雷闪电,细雨丝打散山间丝缕的云雾,透蓝的天灰蒙的慢慢覆盖过来,

有点东边日出西边雨,倒是无晴却有情的感觉出来了。不知道刘禹锡当时在写春江杨柳的时候是不是也正徜徉在暖阳下,忽而细雨飘至的惊喜让他出此脍炙人口的名句。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等雨来,雨滴清晰嘀嗒打在石棉瓦上,雨丝顺着瓦檐细密的飘在书面上,白纸上对了几滴雨印,茶杯里偶有几滴涟漪。

茶汤的香气还增了雨后松柏的泥土香。温度降下来,不管雨怎么下,我依旧坐着看书喝茶,等雨停。烧水注水,茶汤还没淡,远方灰蒙的天,出现缝隙,蓝天露出,阳光洒下。雨停了,我端起杯子,茶汤又回到易武的蜜香里了。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整个下午,雨来雨走,雨停雨下。直至太阳落山。除了我,古镇不同的客栈,在不同的角度,应该有不同的旅人,这么喝茶看书,任天变,人不变吧。

这个地方,可以保留历史的痕迹那么久,岁月的洗礼,古戏台,三进院,石板路,每个时代都可以在这里创造回忆,封存记忆。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

这里一定是以柔情为积淀的。每个人都倾注感情,不去改变。

每波过往的人只有适应沉醉,不去改变。那这样的地方,一定如沙溪般,任时代变,而“我”不变。

与易武茶徜徉在沙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