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茶语清心  > 韩国茶旅

韩国茶旅

    2016-07-28  来源:  编辑:茶宝宝  点击数:

韩国茶旅

一、釜山行

5月20日中午,安徽农业大学一行4人与湖北天门市陆羽研究会一行8人在南京机场汇合,乘中国东航航班经停烟台机场,于韩国时间下午六点抵达釜山机场。韩国陆羽茶经研究会派车到机场接我们,首先驱车前往九德山,祭拜韩国茶星、前韩国茶人联合会顾问、陆羽茶经研究会会长崔圭用先生的“吃茶来”石碑。崔圭用先生早在1934年就到中国并侨居8年,深入中国主要茶区。他潜心于中韩茶文化的研究,出版了《锦堂茶话》、《现代人与茶》、《中国茶文化纪行》等书,翻译中国明代许次纾的《茶疏》和当代庄晚芳的《饮茶漫话》等书。崔圭用先生特别重视与中国茶文化界的交流,90高龄后,仍四次来中国。2002年以百岁高龄辞世,火化后遗有三十多颗舍利子。上山时已是傍晚,崔圭用先生的媳妇、韩国陆羽茶经研究会副会长姜玉姬等已在碑前迎接。献茶和拜谒后,遂下山前往釜山日报社大楼。我的韩国籍研究生俞晶壬从大邱赶来,她是此次我们韩国茶旅的促成人,当然也是翻译。用过自助晚餐后已是晚上九点多,随后举行交流会韩国陆羽茶经研究会会长朴成东等数十位会员到会。会场台上正面墙上悬挂着陆羽和崔圭用的画像,会场一侧设有两个茶席供茶。首先由中韩茶人代表分别向陆羽和崔圭用的画像献茶,然后观看韩国茶礼演示、聆听韩国传统乐器伽耶琴演奏,最后是中韩双方互赠礼物。釜山是一座现代化城市,依山而建,夜景优美。抵达下榻的宾馆时已近晚上11点了,姜玉姬副会长到宾馆与我们道别。

21日上午9点,韩国韩中茶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、荼林院院长李根柱来到宾馆接我们去研究会办公场所品茗交流,研究会属下的会员也来了20多位。这是一个集销售、品茗、会客、办公于一体的场所,面积约有一百多平米。李根柱会长亲自演示了一套他所创编的皇茶礼,双方互赠礼物,大家频频合影留念。

午饭后,李根柱会长陪同我们前往通度寺参观。通度寺是韩国三大名刹之一,位于夹着洛东江和东海而矗立的灵鹫山南边山脚下葱郁的林中,有大小建筑70余处,文物丰富,风景十分优美。该寺地处庆州到釜山的途中,建于公元646年,由从唐朝携回佛祖舍利子的慈藏法师所创建。曾于壬辰倭乱时期焚毁,后于1601年及1641年重建。参观完通度寺后,我们又参观了离此不远的一座环境幽雅的小寺。

参观过寺院,李根柱会长又带领我们到崔益焕和宋敬华夫妇在郊区乡间创办的“益华窑”参观,所烧多是青瓷茶具,韩国式样。之后,大家到近处的茶具陈列室品茶、歇息。傍晚时分,回到市内,来到也是韩中茶文化研究会会员的一位画家的画廊参观。晚宴时,免不了饮酒助兴。韩国的烧酒,只有16度。一边烤肉,一边饮酒,其乐融融。一天的行程满满,归来时月满中天。

釜山位于半岛东南端,东南滨朝鲜海峡,西临洛东江,是韩国第一港口和第二大城市,历史上一直是东亚大陆和海洋文化交流的纽带和桥梁。我们入住位于海云台区的一座滨海高层宾馆,临窗可以俯瞰大海。由于此次活动安排紧,没有时间观光釜山,只是在早晨出来走走。第一天早晨我早早起床,沿着滨海的道路散步,沙滩人迹稀少,几处沙雕犹存。第二天早晨,独自到海云台观海,偶尔发现崔致远的遗迹,遂循路登上台顶,瞻仰崔致远纪念碑、塑像。

崔致远,字孤云,号海云,谥号文昌,新罗王京(今庆州)人。是朝鲜和韩国国历史上第一位留下了个人文集的大学者、诗人,一向被朝鲜和韩国学术界尊奉为汉文学的开山鼻祖,有“东国儒宗”、“东国文学之祖”的称誉。十二岁时,乘船西渡入唐。初在都城长安就读,曾游历洛阳。唐僖宗乾符元年(874年)进士及第,出任溧水县尉,任期届满,被淮南节度使高骈聘为幕府,授职掌书记、都统巡官。二十八岁时,即唐僖宗中和四年(884年),以“国信使”身份东归新罗。在唐十六年间,为人谦和恭谨,与唐末文人诗客、幕府僚佐等交游甚广。今天,在中国扬州市邗江区平山堂唐城遗址内建有崔致远纪念馆。

我之所以关注崔致远,是因为他与茶的关系。崔致远有书函称其携中国茶及中药回归故里,每获新茶必为文,言其喜悦之情。崔致远在高骈幕府时,曾代高骈答谢僖宗皇帝赐茶作《谢新茶状》,文有“所宜烹绿乳于金鼎,泛香膏于玉瓯。”可以说,崔致远也是一位茶人,为中韩茶文化的交流做出过贡献。

二、庆州行

22日上午八点半,在俞晶壬的安排下,我们一行离开釜山前往庆州。庆州位于韩国东南部,临东海,是世界著名的文化观光城市。庆州历史上曾是新罗国的首都,历千年之久,今载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城区到处可见新罗时代的遗迹,被称为“没有屋顶的博物馆”。

我们首先到庆州博物馆参观,主要参观新罗历史馆。这里馆藏丰富,有许多新罗时代的宝物。国宝“圣德大王神钟”悬置亭内,路边矗立数尊古代石雕佛像。由于时间紧的原因,美术馆、雁鸭池馆、特别展示馆等未及参观,没能欣赏到表达了新罗时代统一夙愿的艺术杰作——“皇龙寺九层木塔”模型。

离开庆州博物馆,匆忙来到佛国寺。佛国寺是一座规模宏伟的古刹,作为新罗时代的国寺,集当时最高的建筑技术和艺术性建造而成,是一处珍贵的佛教遗迹,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佛国寺内收藏有许多国宝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大雄宝殿前面的多宝塔和释迦塔。两座塔都是将石头加工后堆砌而成,由此反映出新罗时代巧夺天工的建筑技术。韩国佛教寺院里不烧香,但是有许多彩色的许愿灯,供人们祈福许愿。

约近下午一点,我们到由韩国茶人联合会副会长、易安堂茶礼院院长金淑子预订的饭店用餐。韩国东义大学名誉教授、中国浙江大学客座教授、哲学博士朴文铉从首尔赶来与我见面,我们是于两年前在贵州凤冈举行的国际茶文化研讨会上认识的。午餐后,我们转移到郊外幽静的易安堂茶礼院品茶。金淑子院长着韩国传统服装,亲自为我点了一碗抹茶、一碗养生茶,特别在茶汤中加入金箔,以示尊重。下午四点多,我们离开易安堂茶礼院,前往大邱市参加茶文化节活动。

三、大邱行

本次韩国之行的主场在大邱市,到达大邱约为22日下午六点。未及报到、办理入住手续,立即参加2016大邱茶文化节招待晚宴。因为适逢晚上在大邱体育馆举办大邱小姐选拔赛,茶文化节组委会安排中日茶人前往观看,于是提前开始晚宴。中日韩茶人济济一堂,韩国茶人联合会朴善宇副会长等致辞。我被安排与日本茶人同桌,而我的邻座是九十三岁高龄的台湾茶人潘燕九老先生。台湾一行10多人,由中华东方茶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王淑娟带队。与朴善宇副会长、王淑娟会长,是去年在湖北天门陆羽茶圣节认识的。

23日上午十点,在岭南理工学院报告厅举行2016大邱茶文化节茶文化论坛。论坛会前,见到韩国著名茶文化专家柳建楫、朴东春教授,赠以我的《中华茶文化》和陈椽著《茶业通史》,柳建楫先生回赠《韩国茶文化史》。在简短的开幕式后,论坛开始,由朴东春教授主持。首先由柳建楫先生报告《朝鲜前期茶人郑希良的生平和思想》,继之由我作《中国茶学教育和茶文化研究概述》的报告。简单的自助午餐后,下午一点论坛继续进行。章传政(中国安徽)、王淑娟(中国台北)、鲁鸣皋(中国湖北)、朴东春(韩国)等四人分别作报告。报告会结束后,又由我与章传政、王淑娟、鲁鸣皋联袂回答听众提问,朴东春主持,俞晶壬翻译。

论坛会在下午四点结束,随后主办方安排中日茶人参观一条特色商业街。这里不仅有华裔所开老字号,还有一所华侨学校,校内还有一尊蒋中正的半身铜像。可能是照顾到日本茶人,又驱车到郊外的一处韩日友好纪念馆参观。日落时分,在纪念馆附近的一家酒店用餐。韩式烧烤,并且终于喝到45度的韩国传统民俗酒——安东烧。

晚餐后,中日茶人一行作客朴善宇副会长主持的清云茶礼院,韩国茶道大学院大邱分院也设在这里。茶礼院地处僻静之处,教学设施良好,能多层次培训多个年龄段的学员。见到了朴善宇副会长的丈夫和女儿,可谓茶人世家。

24日下午一点,举行国际茶艺交流大会。台下大厅内,韩国茶人联合会属下的团体和个人布置了三十多席精美的茶席。在交流会开始前和中间,我逐一观赏韩国茶人的茶席。主厅里的茶席都是在圆桌上布置的,满铺席布,两桌一组相连。在主厅门口和边厅则有长桌茶席,边厅还有几席是地席。茶具精致,以陶瓷具为主,也不乏纯银茶具、镀金茶具、不锈钢茶具、玻璃茶具等。席上配插花,更少不了茶点。茶点丰富,各色面点,盛在茶点盘内,备有取用的筷子、牙签、勺、叉。着韩国传统盛装,女士服装色彩艳丽,男士服装质朴庄重。参加茶艺交流和观看的来宾较多,有数百人,煞是热闹,因也显得有些拥挤。

在台上,安排韩国茶礼、中国茶艺、日本茶道的展示。我们学校的宋丽、蒋文倩两位老师分别演示了工夫茶艺和盖碗泡法茶艺,台湾九十三岁高龄的潘燕九先生也登台演示,日本展示的是表千家茶道。台上以演示韩国高丽时代茶礼开始,最后以朴善宇副会长夫妇、女儿、外孙女一家三代五人演绎韩国家庭茶礼而结束,整个茶艺交流活动持续约四个小时。

日本茶道在演示时不奉茶,但是他们在台下点了多碗茶,给我也奉了一碗抹茶。韩国一家茶席也给我们奉了四碗抹茶,并且在茶汤上面点出汉字“心”和心形图案,仿佛是宋代的茶百戏。一家茶席給我们送来一壶红茶,配有茶杯和茶点,自斟自饮。中国饮茶少配茶点,日韩饮茶往往配茶点,似乎吃比饮更重要。

国际茶艺交流大会终于落幕,随后举行庆祝晚宴,与韩国著名茶人郑仁梧、日本福冈市茶道文化联盟事务局长桑野知义、潘燕九、王淑娟、鲁鸣皋等同席,桌上备有安东烧,大家频频举杯,依依不舍。最后环节,互赠礼品,得到一幅由潘燕九先生书写的“茶缘”小品以及韩国茶叶等。此次韩国茶旅,画上圆满的句号。